首页 项目文章正文

国企信托-山东滕州政信

项目 2021年04月08日 21:37 16 云南商会网
国企信托-山东滕州政信(在售)几十款优质信托产品,定融产品供您挑选!认购有现金返利!全面对项目进行解答,提供专业化投资理财建议!欢迎您前来了解,一次合作,终生伙伴

山东唯一带抵押物政信信托项目,山东滕州市政信强势上线,抵押物价值3亿,AA担保,一般预算收入68亿,火爆预约中,小额畅打!

【国企信托-山东滕州政信】

【基本要素】2亿,2年

【税后收益】100万以上,7 %

【付息方式】半年付息

【资金用途】用于滕州市大同中路区域改造工程项目(大同印象二期)的建设。

    

【项目亮点】

1、融资方:山东天行健的实际控制人为滕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滕州市龙头骨干企业,截止2020年9月,公司资产总额74.88亿元,净利润2.06亿。

    

2、担保方:滕州城建的实际控制人为滕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是滕州市重要的棚户区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主体,截止2020年6月末,公司总资产197.81亿元,2019 年实现营业收入26.67亿元,主体长期信用等级AA,债项评级AA。

    

3、抵押物:位于核心地段、评估价值30216.23万元的商铺及车库提供抵押,抵押率66.2%

【区位优势】山东滕州市,素有“九省通衢”之称,地理位置优越,“工匠祖师”鲁班故里。

    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第26位,中国工业百强县。

    2019年滕州市GDP748.35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8亿,综合财政实力较强。




行业知识每日一学:公募从业人员炒股未报备遭罚,监管从严不变,有公募直接禁止从业人员炒股,配偶或直系亲属需报备交易明细
  财联社(上海,记者 韩理)讯,8月31日,河南省证监局发布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对就职于公募基金的李博作出责令改正、处罚五万元的罚款。   自从基金从业人员开放证券投资业务之后,因炒股未向所在基金公司报备而被罚的案例越来越少。反而是证券行业,仍有从业人员在不允许炒股的监管红线下不断试探。   基金从业人员炒股未报备   根据行政处罚书披露,2010年7月至2018年6月,李博就职于基金管理公司,为公募基金管理人的从业人员。期间进行了证券投资,但事先未向所属基金公司申报。   上述违法事实,有公司劳动合同、证券账户资料、银行账户资料、相关人员询问笔录和情况说明、相关基金公司查询情况等证据证明。李博的行为违反了《基金法》第十七条第一款“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从业人员,其本人、配偶、利害关系人进行证券投资,应当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报,并不得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的规定,构成《基金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所述违法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基金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河南证监局对李博采取“责令改正、处五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事实上,早在2013年新修订的《证券投资基金法》就首次放开了基金从业人员证券投资的限制。《证券投资基金法》第十八条规定,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从业人员,其本人、配偶、利害关系人进行证券投资,应当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报,并不得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应当建立前款规定人员进行证券投资的申报、登记、审查、处置等管理制度,并报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备案。   2013年12月,基金业协会发布《基金从业人员证券投资管理指引(试行)》,进一步对基金从业人员证券投资行为明确要求,指导行业做好从业人员证券投资管理自律工作,规范基金从业人员证券投资行为。   上海一位公募从业人员告诉记者:“有些公司管理相当严格,并不允许基金从业人员炒股,如果是配偶或者直系亲属炒股则需要将每一笔交易的明细交于公司审核。有些公司管理没有那么严格,允许本人炒股,但是也需要向公司报备详细的交易信息。”   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募基金从业人员因炒股被罚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反而是券商从业人员因炒股被罚屡禁不止。   证券从业人员炒股监管力度持续加强   今年八月以来,至少已出现四起因证券从业人员炒股而被下发处罚决定案例。8月7日、8月11日和8月13日,广东证监局、北京证监局和深圳证监局分别对何琳、兰江和张伟文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人均为原长江证券(000783,股吧)的从业人员。   根据深圳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披露,2015年6月29日至2015年11月27日,何琳控制其本人及“林晓华”证券账户买卖股票,合计成交金额1,678,459.50元,亏损29,486.33元。   张伟文2001年3月入职长江证券广州天河北路证券营业部,先后任开发部经理、营销主管等职。2020年4月,其已经从长江证券离职。根据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2015月6月18日至2019年6月11日期间,张伟文利用其母亲“梁某玲”证券账户买卖股票,成交金额累计108,430,529.03元,亏损1,184,420.13元。截至调查日,“梁某玲”证券账户未再持有任何股票。   上述两人的行为均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四十三条“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从业人员、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参与股票交易的其他人员,在任期或者法定限期内,不得直接或者以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的规定,构成了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条所述违法行为。最终何琳被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5万元罚款;张伟文被处以8万元罚款。   就职于长江证券北京万柳东路营业部的兰江则是在2015年7月2日至2018年6月30日期间,与客户签订了4份《合作协议》,私下接受其委托买卖证券。兰江还以自有资金保证客户账户本金安全,并承诺年化收益不低于10%,每半年结算一次,超过10%的收益归兰江所有,收益不足10%的部分由兰江以自有资金补足。   北京证监局认为,兰江的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证券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不得未经过其依法设立的营业场所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的规定,决定对其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此外,8月1日江苏证监局对原东方证券苏州西环路证券营业部担任理财顾问的潘金虎下发了处罚决定。在2016年1月4日至2017年5月19日任职期间期间,其控制使用林某莉证券账户买卖天成控股、贵绳股份(600992,股吧)等13只股票,成交161笔,买入金额1470.98万元,卖出金额1608.03万元,交易金额3079.01万元。被江苏证监局处以3万元罚款。   据财联社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仅证监会就对于证券从业人员违规炒股就开出8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没金额最低6万,最高达两千万元,所涉及的券商包括东吴证券(601555,股吧)、中航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东莞证券、浙商证券、开源证券、申万宏源(000166,股吧)、东北证券(000686,股吧)等多家公司。   与基金从业人员不同,证券从业人员目前仍旧不允许炒股。3月1日正式施行的新修订的证券法再次明确,证券从业人员直接或者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标签: 国企信托-山东滕州政信

信托总包网